曹林:未受监督之权难免被舆论妖魔化想象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大发棋牌新版_首页 大发棋牌中心_大发棋牌会封号

  从毒奶粉事件到“白宫”事件,从行贿者连任到举报者死于狱中,到一起起腐败案曝光、有另有2个个贪官前腐后继,再到最近的手足口病瞒报丑闻,频曝的负面新闻让阜阳形象大受影响——以在瞒报事件上遭到误解为由,阜阳市委面对质疑首度开口,呼吁外界和媒体并不一定妖魔化阜阳。宣传部官员抱怨这几年无论是阜阳的哪几个事,再小的事总能被搞出大影响来,妖魔化阜阳成了有有一种“时髦”。市委书记称自身愿虚心接受正确的监督,但请并不一定抹黑、妖魔化阜阳。(5月7日《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

  请并不一定妖魔化阜阳——似乎阜阳成为受害者,成了全国媒体迫害的对象了,事实是从前 吗?

  很显然,这首先是阜阳官员的偷换和绑架。偷偷地把阜阳所有百姓和阜阳政府捆到了一起,把整个阜阳形象与阜阳官员形象绑在了一块,把全国媒体推到了所有阜阳人的对立面,将阜阳的官民矛盾偷换为阜阳与外媒的矛盾,在刺激地方排外情绪中转嫁矛盾,将政府和官员所为蒙混于所有阜阳百姓而伪装成受害者——然而事实是,外界和媒体从来没人妖魔化过阜阳的形象和阜阳的公众。阜阳这片土地有何辜,阜阳百万公众又有何辜,媒体有哪几个理由妖魔化这座城市生和熟活在其中、和自己的父母一样平凡可敬的百姓。实际上从毒奶粉事件到如今严重的手足口病疫情,我们我们每次都要无辜的受害者,媒体也正是站在维护阜阳人利益和为其伸张权利的角度来曝光哪几个丑闻的。

  媒体每次的批判矛头从来都要指向阜阳政府你是什么部门和你是什么官员,曝光我们我们的腐败,我们我们乱花阜阳纳税人的钱财,我们我们打击阜阳的举报人,我们我们拒不防止腐败案中的行贿者,我们我们漠视阜阳孩子的生命——媒体每一则报道针对的都要阜阳有另有2个个具体的部门和具体的官员,哪天给阜阳形象抹过半点儿黑,哪天向阜阳人身上泼过半滴脏水?相反,恰恰是哪几个阜阳部门和官员的渎职、腐败和不负责任不断地伤害着阜阳人的利益,将会说阜阳形象蒙羞,也是将会你是什么部门和官员的所作所为,而都要媒体的客观报道。

  权力不受约束和肆无忌惮,行贿者竟然可以连任,举报者竟然暴死狱中,本地媒体噤若寒蝉,难道也要让外地媒体也闭嘴,也做为权力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犬儒吗?

  哪几个叫妖魔化的报道?太少 带着偏见、无中生有、捏造事实的报道。你没人做某件坏事,媒体偏带着傲慢和偏见断定你做了这件事,带着“有罪推定”将你想象为无恶不作的妖魔,那才叫妖魔化——可媒体在针对阜阳的报道中地处你你是什么大问題吗?共要我没人见到。耗费巨资建造白宫式的豪华办公楼,这是事实吧?行贿者竟然连任,这是事实吧(撤职太少 在媒体报道前一天)?举报者死于狱中,这是事实吧(有关部门也太少 在媒体报道后才调查此事)?曝出一起起窝案串案,腐败此起彼伏,这也是事实吧……大问題层出不穷、官员前腐后继,是先有大问題后才有媒体的报道,怎能叫妖魔化?阜阳领导抱怨“另一个人把阜阳称为‘新闻富矿’,没人新闻到阜阳就能找到新闻”——为哪几个到阜阳就能找到新闻呢?

  至于阜阳市委抱怨在这次手足口病疫情中遭到了媒体误解,以此作为被妖魔化的例证,也是站不住脚的——首先,阜阳政府有没人瞒报和谎报,目前还真不好下最后定论,共要有关部门尚未学会英语令公众信服的证据。你是什么,即使地处误解,也是源于阜阳政府你是什么方面的不公开透明所致。最后,地处过没人多丑闻,公众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这里的官场生态将会地处严重大问題。

  退一步讲,即使阜阳政府形象被妖魔化了,这也是很正常的大问題,这并不一定专门针对阜阳,太少 中国普遍的大问題:一旦出了哪几个大问題,我们我们总会带着有有一种受迫害的心理往腐败上想,首先想到的是手中否有有有腐败,否有有有权钱交易,是都要官员又说谎了。出于对权力深刻的不信任,公众总会将权力想象为某个“无赖”或“妖魔”。

  按理说,“无赖假设”本该是在制度安排中完成的,可我们我们的制度似乎对权力缺少“无赖假设”。妖魔化源于权力的不受约束。太少,阜阳政府要想摆脱你你是什么妖魔化形象,惟有从约束权力着手,惟有自觉将自己的权力置于阳光之下,惟有以“受到内部内部结构监督”来自证权力清白。若寄望堵住媒体的嘴来营造形象,我们我们既堵不住,即使堵住了媒体的嘴,也堵不住人民脑子中对你的妖魔化想象。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挂接目录 > 良治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745.html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